含光君

【刀剑乱舞all审】终将飘落的樱花雨

食用须知:
1.本文所写为暗黑本丸,在后期会转为正常画风
2.后期会有暴力描写,不适者慎入
3.人物不属于我,所以出现ooc请谅解
    祝您食用愉快☆

——————————————————————————

    新刀的到来成了一帮刀剑男士能够堂堂正正地大口喝酒的借口。介于三林也心知肚明自己平时管束甚严,倒也是对于这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和众刀吃完晚饭后便早早回房睡下了。

    反正他们也闹不出大事,三林心安理得地想,同时为自己的开明暗自鼓掌,觉得自己特别棒。

    事实总是要比理想骨感。刀剑男士们没了审神者平时的管束,压抑的本性都爆发了出来,不仅喝地特嗨,有的还在喝完酒后发起了酒疯,互相拔出本体对着乱砍起来。还有的喝的毫无力气,像是面团一样摊在地上,哈哈大笑,胡言乱语。

  “唉——这样,我们点数,点到谁谁就去主公大人的房间给他灌酒,如果失败了就自罚三杯!怎么样!”小狐丸提议。

笑面青江 连连打着酒嗝: “嗝——别点,干脆叫——那谁——新来的那个?”

“俺是岩融!”岩融脸上泛着红晕,“干!怎么不去!俺是杀过人的!这种小事怎么不敢!”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手里拿了一坛酒,哼哼唧唧地走出了门。

“笨——蛋——”今剑向他大喊,“你走错方向了!”说罢又自己咯咯笑起来。

  听到是今剑,岩融便也不介意了。只是笑着换了一个方向,荡气回肠的笑声回荡在走廊里。

    也不知摔了几跤,撞了几次墙,认错了几次房间,岩融终于成功来到了审神者的房间。

    “唰”地一下拉开门,也不管自己之前弄出了多大的动静,小心翼翼地进入了房间,【假装】动作轻盈地趴到审神者的被窝上,一手托着酒坛,仔仔细细地打量起三林来。

    月光从窗外泄下,斜斜地照在三林的身上。皎洁的月光映衬着审神者的脸,平淡无奇的面孔此时却显得惊艳起来。

    真好看。岩融满足的想。毕竟是俺的主人嘛。

    【假装】轻柔地拿起酒坛,打算按照酒约把酒灌下去。

     却忘了这是个酒坛。

     酒水顿时劈头盖脸的向三林浇了下来。千钧一发之际,一层纸附在了三林的脸上,将水严严实实的挡了下来。

   岩融被吓得不轻,酒也一下醒了大半。他呆呆地看着审神者将自己脸上的一层纸揭下来。纸下,三林的神色清明,一双金色的双眸隐含着笑意,直直的看着他。

    “胆子挺大。”审神者温和的语调安抚了岩融慌张的心。见被揭穿,他到也不恼了,摸着头嘿嘿笑道:“小狐丸和笑面青江让俺来试试灌主人酒喝。”短短数语,便毫不犹豫地把责任全推到了另外两刀上。

      三林就安静地看着他,看得岩融的脸渐渐红了起来,小声嘟囔道:“好吧——也是俺自己答应的。”

     三林艰难地坐起来,拍了拍他的头,“乖孩子。”

     刀剑男士的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呼噜声。像是大型犬般满足的蹭了蹭三林的手。

     三林起身穿衣,“岩融,他们喝成什么样了?”

      “额。。。。。不太好。”

      三林点点头,打算亲自去收拾残局。

     “主人~你真的不喝吗?不然我回去得自罚三杯的。”身后传来某刀可怜兮兮的询问。

     “不喝~”三林模仿他的语调,转身去寻找羽织。

    放不设防地,身材高大的刀剑男士从后面抱住了审神者,对方反射性的挣扎让岩融感到不爽起来,以抱小孩的姿势,轻而易举地将三林固定在了自己的怀里。

     “主人~”岩融蹭了下三林的脸,“就喝一杯嘛~”

    “说了不喝,我喝会出事的。”三林推了推对方的脸。

      好言劝说了好一会,岩融才闷闷不乐地松开了三林。三林暗中松了口气,心想道:该说不愧是加长的薙刀吗?如此强大的气势真是深不可测。

    找到了羽织,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声响,三林暗暗叹了口气,准备再安慰安慰对方。却不料——

   一只强壮有力的手钳住了三林的脸颊,迫使自己扭过了脸来;唇上压来柔软的触感,湿滑的舌头窜进口腔,随之而来的是辛辣的酒液;下巴强制性的不能合拢,几乎是半强迫性的唇齿交缠。无法吞咽的唾液从嘴角流下,合着晶亮的酒液,看起来色情异常。

    岩溶眯起眼,橘红色的瞳孔充斥着魇足。他把审神者压在墙上,吻得对方身体虚软才停下。他满足的舔了舔嘴角,毫不畏惧地直视三林金光大盛的眼睛:“都说了不做会自罚三杯的啦~”

————————————————

没有小天使来评论区给我水水嘛◆?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