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木

初三狗,日常坑,更新非常不规律,请各位谅解

【刀剑乱舞all审】终将飘落的樱花雨

食用须知:
1.本文所写为暗黑本丸,在后期会转为正常画风
2.后期会有暴力描写,不适者慎入
3.人物不属于我,所以出现ooc请谅解
    祝您食用愉快☆
——————————————————————————

三林定定地看着他,眼中闪烁的金光很快又消了下去,露出像往常一样的黑色来。瞳色是变回来了,可满满的怒气却是消失不了的。岩融开始感到慌张了,他又露出那种犬类般可怜兮兮的眼神来,企图用撒娇蒙混过关:“主人~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呀~”

此番举动果然奏效了,三林高涨的怒气被平息了一点,但还是不高兴的:“你知不知道错在什么地方!”不等岩融回答,他又摆摆手示意不用说,“算了。。。。。下不为例。听到了吗!乱亲人什么毛病?!”

刚刚还可怜兮兮的的高大男人一下子又雀跃起来:“那主人我们去看下今剑他们吧!估计现在还在喝呢!”

三林点点头,穿上羽织后便和岩融前往了餐厅。

确实如岩融所言,也如三林所想,刀剑们全都喝高了。三林站在门口,岩融笑嘻嘻地站在他身后,一起看着餐厅里一片混乱。三林拍了拍手,企图吸引一下他们的注意。但显然——没有一个人回应他。

三林原本就不咋地的心情在此刻爆发了。

他抬手掐了个决,将桌子和柜子浮了起来,他指挥着桌子飘到正在胡言乱语的、以小狐丸和鹤丸为首的刀剑团们,狠狠地砸了下去。

显然砸一次不足以结心头之气,三林又控制着桌子砸了好几下,硬是把众刀剑都砸趴了下去。

柜子则是如法炮制,砸向了正在斗殴的刀剑男士们。

在看到了一地的刀剑男士后,三林满意的点了点头,慈祥的神情如同一位看到了满地庄稼的农民【。。。。】

三林向来是井井有条、分寸恰当的。他先是把乖巧的短刀们安置好,确认每个人都盖好了被子,才开始处理剩余的刀。受伤的刀被带去手入,没事的刀则是让岩融扛着带回了各自的房间——我才不打算给这群自讨苦吃的浪费真气呢,三林如此想到,从而选择性的忽略了被岩融粗暴的扔了一地的的刀剑们。

相对于前两者的轻松,三林在手入时的心情就不太美丽了。看到刀剑们身上印记极深的伤痕,三林是又气又心疼。小心翼翼地给每一个刀剑收入好,真气便已消耗了大半,又介于一夜未眠,审神者的脸色便十分苍白,憔悴不已。
于是审神者心中暗暗发誓再也不允许刀剑们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喝酒了。

第二天早上本丸是哀嚎一片。一半是宿醉之后的头疼,一半是被三林追着打的疼痛。作为惩罚,审神者命令所有除短刀之外的刀全部禁足一天,其中不准吃晚饭和午饭,因此来好好思考他们的过错。到了下午,压切长谷部被三林叫了出去。

长谷部跪坐在审神者面前,和面无表情的审神者面无表情的对视。

而后是良久地沉默。

仿佛是受不了这磨人的气氛,压切长谷部先道了歉:“十分抱歉,主公大人。昨天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对,在此我代替他们向您道歉。”

三林一手撑着头,漠然道:“承认到挺快。”

压切长谷部见他不为所动,咬了咬牙:“请主公大人任意惩罚吧。”

三林没回答他,只是勾了勾手指,打开了门,原本贴在门板上偷听的短刀们全摔了进来。

三林头都不转:“好好的不呆在房间里做什么。又没不让你们吃饭。”

信浓藤四郎压在最上面:“主公大人,打刀和胁差哥哥们呆的够久啦!他们又不是故意的。”

三林不为所动:“他们当然不是故意的,这是坏毛病,一直带着的,得根除。”

“可是啊~”今剑开始卖萌了,“岩融也没干什么嘛~主公大人没必要也关他紧闭吧!”

三林漠然道:“他也好不到哪去,只是错的地方不一样罢了,程度还是一样的。”

短刀们也顾不上站起来了,就这么一层层的堆着,集体撒起娇来:“主~攻~大~人~”

三林:你们这么说我也看不到那个攻字谢谢。

审神者叹了口,也不理会长谷部了。径直站起来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房间。

小夜在后面叫:“主公大人!”

三林的声音远远地从走廊传来:“会做饭的到厨房来,给他们做点吃的。”
短刀们齐齐欢呼起来。

独留压切长谷部一人留守空房。

——————◆————————————

这次更的好少(☆_☆)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