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木

初三狗,日常坑,更新非常不规律,请各位谅解

#论休真和魔法的区别#

嗯。。。。我又开了个大坑。
反正写写玩的。
希望大家喜欢【土下座

【二】
     经过了好一番解释,怀谦终于是半哄半骗地拜伦送上了车。

   拜伦虽是端端正正地坐在了车里,但脸上的怀疑神色丝毫未减。他又打量了衣着潮流的怀谦好一会,开口问道:“你不是修士吗?怎么打扮成这样?”

    怀谦哭笑不得地给他系上安全带:“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现在中国改革了,没人再会穿成那样啦!古装穿戴蛮烦,又有众多规矩,现在除了正式场合,早没人穿了。”

    拜伦沉思半晌,又说道:“可我之前看到来交流的。。。都穿的是很华丽的汉服,梳着发鬏,拿着剑的啊?”

    怀谦答道:“因为是正式场合啊。诶——到了。下车。”

    拜伦点点头。下了车后又继续追问起来:“话说来接我的不应该是。。。。”他比划了好一番,“就是。。。。按他们说法是个。。。”

   “女人?”怀谦白了他一眼,“那是我哥。他朋友刚好来了,就把这事给我干了。等会估计你能见到他。”

   “你哥?”拜伦懵了。

    怀谦:“等会你就知道了。这边请。”

   又转过几个转角,一个巨大的山洞出现在他们面前。
怀谦站住了脚,向拜伦示意:“等一会。洞内有阵,需要八卦破解。等我哥来了才能破解。”

    等一会,便看到洞口的空间突然扭曲起来,从里面走出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身材高大的男性,一位是艳丽无双的美人。

    确确实实是无可厚非的美人。三千青丝用红绳扎起,肤色白皙,肤若凝脂。细长的凤眼微微上挑,眼角朱砂绘上的纹饰更显得她妩媚多情起来。脸部线条微显硬朗,却使得美人有了一种雌雄莫辩、摄人心魄的美丽。
纵使拜伦鉴阅无数美女,也不由得失神了一会。

  “你是?”

   美人伸出手:“您好,在下郑怀瑾。郑家嫡子。本应该是我去接您的,因为一些事耽误了,十分抱歉。希望您不要介意。”

   “哦哦,当然不会介意。”拜伦连忙摆手,执起怀瑾的手想行个吻手礼。

   却不料听到了来自后面的一声“哥”

   拜伦差点就吻上去了。

   “嗯”怀瑾点点头,把手抽了出来。向拜伦介绍了从刚开始就一直在散发黑气的男人:“这是在下北方长鸣宗的友人,宋文忠。”

   “嗯。。。。俄罗斯人?”

    男人开口了,声音低沉雄厚:“在下宋文忠。长鸣宗左护法,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很高兴见到您,拜伦先生。”

   “您好。”天哪,一个长着俄罗斯脸的中国人,拜伦暗自徘绯。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