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光君

【刀剑乱舞all审】终将飘落的樱花雨

食用须知:
1.本文所写为暗黑本丸,在后期会转为正常画风
2.后期会有暴力描写,不适者慎入
3.人物不属于我,所以出现ooc请谅解
    祝您食用愉快☆

就相性而言,整个本丸和三林最爱好相近的莫非是歌仙兼定了。
歌仙对于风雅有蜜汁追求,而三林对于华丽也有奇怪的爱好。
甚至小狐丸曾经断言,如果他俩凑到一起,绝对是天造地设式的祸害人间。

但事实是完全相反的。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姓男子透露说:“俺可是亲眼看见歌仙和主公吵架呢!   哇——    吵的老狠了!主公大人当时恨不得把旁边的花瓶砸歌仙脸上呢。俺都看他把手伸向花瓶好几次了!”
而他同旁鸣狐、宗三等吃瓜群众纷纷表示同意。

平静的早晨,朝阳升起,露珠滑落,一切都显得如此静谧美好。
直至一阵激烈的争吵爆发。
三林来势汹汹,抛弃了以往温和如玉的形象:“王八羔子的!老子从小长这么大都没人说过老子娘!就你这样gay里gay气的还有脸说我!你还当不当我是你主公啊?啊?”
歌仙冷笑:“在下追求的是风雅!什么给。。。。给里给气的?就你那样还不说是娘?衣服带这么多花就算了,那可是女式和服啊主公大人!我想您也不是不知道吧!?”
三林:“还不是因为你们男士和服丑?!”
歌仙勃然大怒:“男士和服怎么会丑?!是主公穿得不好看罢了!”
门外的鸣狐默默站在门外,思考着到底是肚子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几经考量,鸣狐还是决定离开。不料他刚伸出一只脚,三林的声音就传来了:“站门口听那么久还想走?给我进来!”
鸣狐动作一僵,随后硬着头皮进了厨房。
三林大手一挥:“说!你觉得到底是谁对?”
沉默半晌,鸣狐决定继续一贯的沉默来应对。
连他肩膀上的小狐狸也不说话。

三林深呼吸了几次,脸上又摆上了熟悉的微笑,声音柔和道:“乖。说谁都没关系。按你的想法说。”见鸣狐不说话,又加上了筹码:“说得好的话,我会做你想吃的。什么都可以。”
闻言鸣狐身体一震,又是半晌沉默后在二人期待的目光中开了口:“主公大人。。。。。嗯。”
这下歌仙不开心了:“鸣狐!之前本丸一直是我做的饭!”
三林得意洋洋地把鸣狐护到身后:“现在是我做饭。何况人家说的是实话,别为难群众。”
继而便哼着歌去做早膳了。
徒留尴尬的鸣狐和对他怒目而视的歌仙兼定。

然而审神者和刀剑男士审美的战争还在继续。

歌仙对于鸣狐为了胃而背弃了兄弟情义的感到不齿,为了彻底向审神者证明自己的品味才是真正动物风雅,歌仙在本丸里拉帮结派,加上三林的顺水推舟,本丸里的刀剑分裂成了两派:支持歌仙的和支持三林的。

三林对此不可置否,却也不做回应。依旧是每天悠闲地喝茶看书,指挥着刀剑出阵。只是私下偷偷寄了一封信,又偷偷藏起了一个盒子。

悠闲的下午,三林正在和宗三喝茶。
今天的茶点是三林手制的樱花和果子。淡粉色的面团被捏成樱花的形状,软糯的糯米皮下是红豆和樱花瓣混合成的馅心。红豆的香甜混合着清甜的花香,甜度略高,口感绵软。佐以微苦的抹茶,让整个人都变得舒适了起来。
慢慢咀嚼着酥软的果子,宗三开口:“主公大人,您。。。。。对于小夜是什么看法呢?”
三林略微沉思半晌,答道:“小夜的话。。。。。是个很沉默寡言的孩子。跟其他短刀相比,太压抑了。我至今都记得,自我介绍时,他说——”
“‘你,有什么要杀之人吗?’”宗三垂下眼帘,“这是没有办法的。小夜他。。。。几乎一直是被用于复仇和暗杀,如今变成这样。。。。我也没有办法。”
犹豫踌躇一会,宗三抬起手,将耳边一缕碎发挽到耳后,声音转瞬即逝。
“那天晚上。。。。我看到了。主公大人。”
粉色的眼瞳转向三林:“您吻了他。”

“那个孩子,究竟,是对您来说什么样的存在呢?”

——————————————————to be continued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