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木

初三狗,日常坑,更新非常不规律,请各位谅解

【终将飘落的樱花雨】正文13

食用须知:
1.本文所写为暗黑本丸,在后期会转为正常画风
2.后期会有暴力描写,不适者慎入
3.人物不属于我,所以出现ooc请谅解
    祝您食用愉快☆

         “那个孩子?挺可爱的啊。”三林似是完全没有察觉宗三话语中掩藏的威胁,悠哉地晃着腿,莹白的皮肤几乎与月色融为一体,煞是晃眼。“小夜嘛。。。。再怎么说还是小孩子啦,就是对复仇有莫名执念。”

             “偶尔试试小孩子貌似也不错?”

     语毕,只见得他动作飞快地向后一翻,躲过了直取首级的锋利刀刃。三林猛的一拍手,无数符纸便从袖中飞出,挡在他身后,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纸墙,正正好好卡住了自后袭来的刀剑。

     三林镇定自若地起身,无视身后江雪左文字阴沉的表情,笑地眉眼弯弯:“这段时间你们太安静了,我还以为你们承认我了呢。”

    江雪不答话,手臂暗暗用力,竟是一刀划开了纸墙,雪白的刀刃直直向三林袭来。

    三林早已是料到纸墙撑不了多久,手里早已掐好决,就等着这一时候。

   来了!三林眼瞳急剧收缩,二指合并,在身前一划——
刀剑抨击之声恍然响起。

   清光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旁,此时正咬着牙抵抗着宗三的攻击。宗三出手极其狠厉,似是抛弃了往日的情分,一招一式都往清光的要害砍。

   蓝绿异瞳危险的眯起:“加州清光!连你都想和我们做对吗?!”

    清光不答话,吃力地应付着宗三的招式。“咣——”的一声,清光使足了力气,竟是把宗三撞开数米之远!终于是有了喘口气的机会,清光将刀竖插进地里,支撑着疲惫的身躯。“主公大人就是主公大人。”他抬头毫不畏惧地直视宗三的双眼,先前犹豫的神情此时消失的一干二净。他直起身体,将刀抽出 ,重新做出攻击的架势,    “我的存在目的,无非就是为了主公。”

     虹瞳眯起,“不要忘记我们为何能存在于这里。”

                                 “宗三左文字。”




另一边

     战局完全是一边倒。江雪完全抵御不过三林。接连不断地攻击已经让他伤痕累累,却仍要打起精神来应付像飞鸟一般到处乱窜的纸片。一边的三林看着刀剑男士狼狈的模样,闪烁的金瞳让人琢磨不清他的情绪。几乎是冷眼旁观,等到江雪几乎快要倒下的时候才收手停下了攻击。

   “碎刀是不可能的,放心吧。”像是察觉到了江雪的情绪,三林才扯出一个笑来。不情不愿的表情煞是欠揍。“我是真心的啦。像是那么可爱的孩子我怎么会忍心伤害,不要把我想得很渣啊。”

   他走过来蹲下,将贴在江雪身上的符纸一点点撕下来,“江雪和宗三都是漂亮的美人,干嘛总是板着一张脸,怪吓人的。”

   他将动弹不得的江雪横抱起来,一脸轻松。“清光那里我派了援手,估计再一会俩人就能休战了。”

    果不其然,话语刚落,宗三就被一张巨大的人形符抱着带了回来,人形符后是一脸疲惫的清光。“辛苦你了。”三林向符咒点了点头。人形符回了个礼,又向后扭头,示意三林看下清光。

     三林抱着江雪,暂时腾不出手来,便走过来粗略查看了下清光的伤势,“都是皮肉伤,没什么大问题。”他又口头夸奖了下,“辛苦你了清光。做得非常好,想要什么奖励收入后说,我尽量满足你。”

     “没有必要,主公大人。”清光恢复了点脸色,显然对这番话十分受用,“保护主公是我的职责。”

     宗三被符纸封住了嘴,只得恨恨发出“呜呜”的声音。三林看了他一眼,“虽然能够理解你对弟弟的保护,但这太极端了。反正我又不会对你弟弟做什么,所以你就安心地闭嘴吧。”


。。。。


    鹤丸正藏在门后,悄咪咪地等待他人的到来。他准备乘人不备出去吓人一跳,以此弥补他近日恶作剧多次却无人问津的挫败感。

     来了!耳尖地听到走廊传来的脚步声。鹤丸小心地隐藏住气息。在来者经过房门时猛地从门后跳出,夸张地大喊:“哇!”

    然而他没有看到意想之中被吓倒在地或者惊恐的尖叫,却被一大张白纸糊住了脸。

    撕,撕不下来。。。鹤丸努力地撕扯着脸上的纸,却是无济于事。那纸就像是黏在了他的脸上,与皮肤紧密贴合,怎么都撕不下来。

    “鹤丸你啊。。。。一天到晚这么玩不腻吗?”三林无奈地声音从纸后传来。

    “呜呜呜呜呜呜。”

     三林安抚式地拍了拍他的肩,柔声道:“等我走了它就自己掉下来了。下次别这么吓人了,吓到短刀们怎么办?乖。”

     直到脚步声渐渐远去,鹤丸才大汗淋漓地讲纸揭了下来。

    好疼。他心有余悸地揉了揉脸。

    真是的,人生要是没什么惊吓怎么有意思?他愤愤不平想到。正想回去睡觉,却被地面吸引了视线。

   血?
  
   光滑的木地板上,数滴血迹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