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旦木

初三狗,日常坑,更新非常不规律,请各位谅解

【轰出】狼的报恩·上

无个性设定,轰是狼,绿谷是人类。灵感来自《我杀死过一匹狼》。短篇,大概在3章结束,最后有车。
实际上我最想写的还是车→_→

正文↓

绿谷出久是大山里的孩子。在黄土地上出生,在森林里长大。
      那年他15岁。在城里的雄英高中读书。暑假回家,帮家里干活,减轻负担。而那匹狼就是在砍柴的时候遇上的。
      那天早上,他系好砍刀就上山了。家四面都是山和森林,但是他的母亲一直叮嘱着他不要往森林里面走。因为那些危险的动物总是躲在森林里防止人类的追杀。
  绿谷一直很听母亲的话。转过几道山弯入谷,进柴坡,砍够了,用藤条捆好背上背,又把砍刀系在腰间,背起柴捆出谷。刚从柴坡下到谷底,那匹狼出现了。
 那是匹年轻的狼。毛色奇特,半红半白。毛发脏乱,身体瘦弱。腹部凹瘪着,显然是饿了很久。两眼紧眯着,一动不动地看着绿谷出久。人狼相距仅十来米。
      绿谷看见狼时心中忍不住地吃惊,却又感到身体如冷风挂过般的冰凉僵硬。沉重的柴捆还在背上,绿谷出久看着狼横在路中间不愿移动的样子,便知道此劫难逃了。他慢慢蹲身放下柴捆,再慢慢站好自己,面对狼,也一动不动。
  绿谷出久听村里的人说过。饿狼挡道,是瞅准了有十足把握才出现的。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它不急于进攻,就挡在那里,幽幽暗暗地死盯着你,等你发抖,慌乱,崩溃瘫软时就发起攻击。有人说,遇到这种狼不能抖不能哭叫更不能逃跑,要站直自己,盯着它,它不动你千万别动。如果气势压不过他,他就会毫不留情地把你吃掉。他不敢动,定定地与狼对视着,表面看似平静,内心却乱成了一锅粥。只能暗暗祈祷有人能路过山谷,帮助自己脱身。
  然而他却发现这匹狼和传说中的不大一样。它不是蹲立或者是进攻的姿态,而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绿色和棕色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没显出要攻击的样子。
        绿谷出久看着他,突然觉得这匹狼似乎没有恶意。那绿色和棕色的异色瞳很干净,没有丝毫的恶意,并不想传说中那样的可怕。绿谷出久甚至产生了他是人的错觉,因为他在狼的眼睛里看到疲惫,警戒和奇怪的安心。然而他又想起来,狼是善于欺骗的。做出无辜的样子,暗地里却想偷偷接近他把他吃掉。想到这里,他窝着砍刀的手又紧了紧。
  不知对视了多久,狼动了。不是站起来走向绿谷,而是爬。慢慢地挪开几步,在崎岖的山路中间让开一条道来。那双眼睛又闭上了。头也低了下去,伏在地上,一副疲惫的样子。
  这就结束了?绿谷出久有些不知所措。他手里仍握着刀,身体紧绷着,都做好了拼死相博的准备。那匹狼却是简简单单地就让开了路,连个交手都没有。结束地如此错不及防,让他手足无措起来。
          他看了看狼,又看了看路。心里在平衡一番后仍觉得要冒险一次。于是他小心地握着柴刀,慢慢地挪开步子,眼睛紧盯着狼,防止他突然跳起来攻击,向出路口迈出脚步。
          狼一直没有动。绿谷出久看着他,突然发现了他的狼背上有一大块脱了毛,皮肉黑肿腐烂,中心处鼓起一个大包,分明是有异物在里面。
         难怪他没有攻击我的意图!绿谷出久恍然大悟。狼根本不是不想攻击,是攻击不了才会放他离开。看他瘦瘠的样子,多半也是因为疼痛无法捕猎才会饿成那样。
         绿谷出久犹豫了。理智上,他知道若是帮了狼,自己可能难逃一死,同时也为今后砍柴多了个隐患。可若是不帮,又于心不忍。如此年轻的狼将会因自己而死去。
        绿谷出久想到了自己,想到了母亲,想到了被赶尽杀绝的狼,又想到了那匹狼绿色和棕色的眼睛。
       他叹了一口气,走到了狼的旁边,蹲下了身子。
       狼意外地没有反抗,即使是绿谷用刀划开他的皮肉时也只是轻微地抖了一下,并没有做出挣扎。绿谷忍受着胃里的恶心感,一层层划开了腐烂的皮肉,取出了一根刺。那是野皂荚的毒刺。黑色的,镶在肉里。
       绿谷割去腐烂的肉,又用清水简单洗去了伤口发臭的黑血。他掂量一会,将自己午餐要吃的腊肉挑出来,切成小片,放在狼的面前。
      狼狼吞虎咽地吃完了肉就离开了。他走之前回头看了绿谷一眼,像是跟绿谷告别,又像是记住他的脸。
       绿谷出久给那匹狼取名叫轰焦冻。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