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旦木

初三狗,日常坑,更新非常不规律,请各位谅解

【刀剑乱舞all男审】终将飘落的樱花雨14

食用须知:
1.本文所写为暗黑本丸,在后期会转为正常画风
2.后期会有暴力描写,不适者慎入
3.人物不属于我,所以出现ooc请谅解
    祝您食用愉快☆
——————————————————————————

早饭时的气氛十分尴尬。
审神者萎靡不振,江雪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沉默不语,鹤丸国永哈欠连天,加州清光却一反常态地冒着小花。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像是实在忍不住这尴尬的气氛,乱藤四郎先挑起了话题;“我之前买了本中国的画册。不如请主公大人帮我读一读吧?”
“好好好。”“好主意啊。”短刀们纷纷响应。
于是乱藤四郎将画册取来递给了三林。
三林接过画册,挑了挑眉,“《神笔马良》?”
他看了看短刀们期待的眼神,清了清嗓子:“好吧。。。。从前,有个孩子名字叫马良。他父母早亡,只能靠他自己打柴、割草过日子。他从小喜欢学画,可是,他连一支笔也没有啊!
一天,他走过一个学馆门口,看见衙门里的县令,拿着一支笔,正在画画。他不自觉地走了进去,对师爷说。。。。。。。。风更大了,吹来了许多厚厚的乌云,又鸣雷,又闪电,还下起暴雨来。浪更猛了,海水像一堵堵倒坍的高墙,接连不断地往船上压去。船翻了,船碎了,皇帝他们都沉到海底去了。”
他合上画集:“故事结束了。”
“我好想也有这样一支笔啊。。。。。”五虎退捧着脸颊,眼神充满向往。
“故事是杜撰,不可信的。”三林接过一只小老虎抱在怀里抚摸,“但是剪纸成兵术很常见。。。。。要不要我给你们演示一下?虽然我不是很精通这个。。。。。”
“好啊!”秋田藤四郎兴奋的起身,哒哒哒地跑出去取来了一幅画,是一幅山水图。“主公能不能把这个变成真的?!”
三林:“我尝试一下。。。但这个大小会有很大差异。。。”
“没关系没关系。”鹤丸跟着短刀们一起起哄。
三林叹气:“好吧。”
他从自己的房间里取出一个小木盒,其中装有一把小刀,几根木簪,和一个小瓷瓶。
他挽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来。只见他将瓷瓶中的液体倒出少许,在手指上抹匀。又将长长的黑发挽起来,露出修长的脖颈。
三林将画正面朝下,用几张符纸拖着,悬浮于空中。他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又在左,右等不同方位个踩几步。而后,他右手成掌,缓缓抬起,迅速地向下在纸上一拍!
那由墨水绘成的山水竟是从画上落了下来!众刀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山像是吸水的海绵般迅速地膨胀起来,山泉从两峰间泻出,林间的小亭中甚至还可以看到人影走动!
“好,好厉害!”包丁藤四郎鼓起掌来,“就是。。。好小。”
没错,那山水图虽是化成了实物,可它的大小仍然没有变,看起来就像是个逼真的模型。
“我都说啦,大小肯定有差异。”三林扶着头叹气,“不然的话工匠都不用活了。”
“这种只是幻术啦。3个时辰就会消失的。”
药研藤四郎:“大将,人也可以变出来吗?”
三林手一顿:“活物不行,变出来的也不真实,性格和动作是变不出来的。”

“这么说来你也终于是放弃了啊。”

谁!靠窗最近的小狐丸猛的转身,却发现窗户上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少女。
那位少女身着玄服,肤若凝脂,容貌秀丽。身材娇小,背着一张与她身材极不匹配的巨大长弓。少女正笑嘻嘻地看着小狐丸,甚至还对本丸的众位招了招手。
小狐丸眯了眯眼睛。能如此悄然无息地出现且无人发现,这名少女必定是不好对付的角色。他暗暗握住腰间的剑梢,防止少女突然偷袭。
“弥生?”三林有些诧异,“你可没说要来。”
“喏。”弥生指了指身后的长弓,“特地给你送东西来的。我妈担心你受人偷袭,悄悄让我送来的。”
“那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三林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扔来的长弓,却没接住紧随而来的巨大包裹。他身边的清光被砸了个正着。
“哦呀。”弥生像是受惊般地虚掩住了嘴,毫无诚意地道歉道:“抱歉抱歉,我没想到你这么弱。”
清光对她怒目而视。

弥生最终还是留下来吃了晚饭。
原本清光要把她推出去的,但她理直气壮地以“都这么晚了而且要赶一个晚上的路你怎么舍得让一个女孩子这么劳累还一个人过夜”的理由说服了三林,同意她住一个晚上。
“不过你一早就得走。”三林对弥生摆摆手。
“放心。”弥生笑嘻嘻地回答,“我也不想在一群余桃中间待太久。”话语刚落,她便像一阵风似得逃走了,徒留三林一个人在原地面色不善。

晚饭过后,一群刀剑聚众休息。打刀和太刀打牌,短刀聊天。弥生厚脸皮地挤了进来,和一群短刀聊八卦。
“说起来,弥生你和主公很熟吧?”信浓藤四郎突然发问。“对呀,和我们讲讲主公以前的事吧。”短刀们一下子来了精神,纷纷附和。
弥生看了一眼厨房里忙着洗盘子的三林,确认对方一时半会儿不会过来后,才压低声音,一脸神秘道:“我跟你们讲哦,一般师叔是不准我说的。所以你们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她满意地看到短刀们一下子认真起来的神情,才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师叔呢,是我们派最早的一批弟子之一。当时他在一群歪瓜裂枣中显得老清秀了,人又勤恳,很快就被一位师尊收为了弟子。后来啊,那位师尊的大弟子身陨了,师叔就被提拔为了首席弟子。”
她得意洋洋地晃着脑袋,“当然,最劲爆的不是这个。而是据说,那位大师兄和师叔有一腿。但是还有另一位妖修也在追求师叔。那妖修是个狐狸精,除了好看和一点狐媚术不会啥。但就是对师叔死缠烂打。为了师叔,两人便战了一场。凡凡妖修怎么比得过大师兄,自然是被打地满地找牙。”
“谁知道啊,那个妖修怀恨在心,竟然找了鬼修阴了大师兄,据说这个鬼修修为不高,却阴差阳错地找到了一个古法,施在了大师兄身上。被施法的厉鬼为了夺取大师兄的身体,控制他自杀,大师兄哪肯就范?为了阻止厉鬼,自爆而亡了。”
弥生越讲越兴奋,浑然不知三林已经黑着脸在她身后听了个完全。终于等到弥生讲完了“他和大师兄间的一腿”,才把她拎起来,扔进了给她准备的寝室里。
纸门后传来人体落地的巨响。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