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旦木

初三狗,日常坑,更新非常不规律,请各位谅解

【哥哥扭蛋AU】第二章:缓和的关系&轰?

这一章简直是轰的主场,下一场也是。
下下场解锁新人物,大家猜猜是谁?

正文↓

“名字是什么?”
“诶?”绿谷仍处于对爆豪与众不同的出场白的震惊之中。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爆豪更火大了。
“我我我我叫绿谷出久!”绿谷要吓死了。
“出久(izuku)?”爆豪重复了一遍,紧接着就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明明就是废久(deku)嘛。”
“你怎么能骂人呢!?”绿谷真的难以置信前面的人竟然是个s级的哥哥。
爆豪充耳不闻。毫无顾忌地就裸着出了浴缸。绿谷出久看见吓了一跳,赶紧拿了浴巾给他要围上,“好歹披个浴巾啊!”
爆豪听到这话倒是停下了动作。“你害羞什么,你还没见过男人的裸体吗?”他一脸嫌弃地拒绝了浴巾,“谁要用这种儿童浴巾?”
儿童浴巾?绿谷出久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浴巾。安德瓦怒气冲冲的脸在浴巾上正对着他,与爆豪的脸色有异曲同工之妙。
拿错了!这是他之前买错的浴巾,怎么会在架子上?绿谷慌忙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拿错了?”他没敢看爆豪地脸色,急急忙忙去柜子里翻新毛巾。
爆豪没有生气,他脸色平静地看着绿谷出久慌慌张张的样子,倒觉得有几分可爱。他站出浴缸,走到绿谷出久身边。他故意俯下身,贴着绿谷耳朵说话:“与其在这里拿毛巾,还不如赶紧去给我拿衣服。不是吗?废久?”
说罢便扬着嘴角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徒留绿谷出久一人红着脸捂着耳朵站在原地,羞愤地恨不得昏死过去。

太过分,太过分了。
绿谷愤愤不平地在厨房做饭,手起刀落,黄瓜在菜刀下被狠狠地劈成两半。剁碎的蔬菜无法平复他的心情。绿谷对于哥哥的期待值在见到爆豪后跌落到了最低点。
怎么会有这样的哥哥呢?态度那么差,随便给人取外号,还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让自己去给他做饭,说自己饿了。绿谷越想越气,手下的力道也越来越大,菜板在菜刀的重劈下梆梆作响。
“喂。”爆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突然出声将绿谷吓个半死,“黄瓜已经要成泥了,你是想让我吃这个吗“
绿谷鼓着脸不看他。
爆豪倒是被他气鼓鼓的样子逗乐了,“你个废久脾气还挺大啊。怎么着?对本大爷不满意?”
绿谷小声嘀咕:“明天就把你退掉重新扭个。”
爆豪笑容消失:“几个意思?本大爷可是s级,最高级。你小子能扭到我就该大恩大德了,还想扭更好的?别做梦。对于你啊,b级就不错了,s级想都别想。”
绿谷要被他气死了。干脆就不再开口闷头做起炒饭来。

绿谷别的不说,至少厨艺勉强让爆豪满意。绿谷眼睁睁地看着爆豪往自己的炒饭里加了等同炒饭体积的辣椒面,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加这么多没事吗!?”绿谷惊慌失色。他担心自己刚扭出的哥哥还没度过第一晚就要被辣死在家里。
爆豪淡定自若地吃了一口,答非所问地回答:“废久,叫一声哥哥听听。”
“不叫。”绿谷光速拒绝。
“那就叫我一声。”爆豪咬着勺子,眯着眼睛看他,那眼神让绿谷寒毛直竖,“要你专属的称谓。”
绿谷愣住了。
他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会,从牙缝里小心翼翼地挤出来几个字,“小。。。小胜。。可以吗?”
爆豪哼了一声,算是作为应答。

二人第二天早上又去了扭蛋店。,
“阿拉,出久君你好厉害啊!”渡我惊讶地捧着脸,“居然是s级吗?这么厉害的哥哥也要退掉?”
“实在不好意思,但是他。。。。”绿谷艰难地选择说辞,“可能跟我相性不太好。。。”
“诶——”渡我用指甲叩着桌面,“可是店里有规定哦,哥哥扭蛋A级及以上都要至少3天才可以退掉哦。”她朝绿谷眨眨眼,神情无辜,“要不然出久再扭一个哥哥?说不定这次会满意哦。”
绿谷听到爆豪一声嗤笑。

结果就一语成谶了。

绿谷看到新扭到的哥哥背上大大的S是真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手气。
能扭到一个s级就是都市传说了,自己居然能连续扭到2个,真的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连站在旁边的爆豪都在脸色铁青地啧啧称奇:“废久你看来还有扭扭蛋的才能啊。”
震惊归震惊,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绿谷向前一步,受到过爆豪带来的冲击,开口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请问,你愿意成为我的哥哥吗?”
半红半白发色的少年回过头。露出一张相当帅气的脸庞。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是少年左眼上覆盖着的烧伤的伤疤。他用那双棕绿的异色瞳盯着绿谷,缓慢地眨了眨眼。
他说:“嗯”

绿谷找来了他父亲的衣服,但对于轰焦冻来说仍是有一点小。绿谷抱歉地看着轰明显短了一截的裤脚,“对不起轰君,家里没别的衣服了。明天再带你去买吧。”
“嗯。”轰安安静静地站着。他不说话,就盯着绿谷的头发瞧。
爆豪明显感受到了二人的差别待遇,顿时不爽起来。“喂,废久你凭什么给他买衣服?老子来的时候怎么不买?”
“知道了,明天就带小胜去买。”绿谷的声音从厨房远远地传来。“轰君想吃什么?荞麦面可以吗?”
“嗯。”
轰面无表情地看着爆豪对他竖起的中指,火上浇油地添上一句,“绿谷,荞麦面要凉的。”

第二天还是没有带着爆豪去买衣服。
因为要到新宿,绿谷的自行车便不能用了。两人在经过考虑后决定乘新干线,因为这是最快的路线。
不过绿谷很快就后悔了。

绿谷感觉自己像是沙丁鱼罐头里的鱼,与其他的鱼紧紧地贴在一起,不留一点空隙。现在正好是早高峰,不大的车厢被人塞的满满当当。
而轰站在绿谷的旁边,身高优势让他感觉比绿谷好受很多。
他安静地注视着绿谷因为拥挤的人群而变得潮红的脸,略微思索了一会,便手一伸,把绿谷拉到了怀里。
他们现在站的位子靠近栏杆。轰把绿谷拢在怀里,一下子就给绿谷腾出了一小块空间。绿谷脸还是很红,但也小声地道谢:“谢谢。。”
“没事。”

买衣服进行地很顺利。轰身材很好,穿什么都很好看。绿谷按照售货员的建议给他挑了几套,又按照爆豪的尺寸买了一样的。
经过甜点店的时候,他们又去买了芝士挞。买的人很多,要拿到现烤的还需要等。轰便让绿谷到长椅上作者,自己跑去队伍里排队。
绿谷摆弄着新买的衣服。一个小女孩走到他的面前。
他惊奇的看着女孩,因为她和轰几乎长得一摸一样。只是她的头发是白色中掺杂着红色,而轰是鲜明的半红半白。
女孩怯怯地看着他,尚未变声的童音又软又糯:“大哥哥,你能帮我找找妈妈吗?我和她走散了。”
绿谷蹲下身子和她平视,女孩可爱的面容让他感觉心都要化了。“可以呀。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有你妈妈的电话号码吗?”
“我叫轰冬美。”女孩沮丧地低下头,“我不知道妈妈的手机号码。。。。”
“这样啊。。。。”绿谷有点头疼。他思索了一会,突然发现女孩背着一个儿童书包。“能把书包给我吗?我想看看有没有能联络上你妈妈的东西。”
冬美犹豫了一下,把包给了绿谷。
绿谷翻找了一番,惊喜的发现包内侧的夹层里,真的有写有家长电话的联络卡片。他拨通了号码。接电话的是冬美的妈妈。她对绿谷不住感谢,并表示会在10分钟内赶过来。
绿谷告知了她他们的位置,便和冬美一起坐在长椅上等她妈妈来接她。
冬美的妈妈还没到,轰倒是先到了。他拎着两盒芝士挞,看着女孩,面露疑惑。
“她是谁?”他问绿谷。
“是和家长走失的孩子。”绿谷解释,“我已经联系到她妈妈了,很快就过来。”
轰点点头,表示明白后,便不再说话了。倒是冬美新奇地瞧着轰,脸上满是好奇,“哥哥你和我长得好像哦。”
“巧合罢了。”轰焦冻并不在意。

冬美的妈妈很快就到了。她是一个穿着优雅的白头发女人。冬美妈妈不住地向绿谷感谢,并坚持表示要上门拜访。
绿谷连连摆手拒绝。却意外注意到冬美妈妈的眼睛不断地瞟向轰。他了然了对方坚持的理由,最终还是同意了。

——————————————

看家的爆豪:“啊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等那两个人回来一定要把他们炸死啊啊啊啊啊啊啊!”

——————————————————
诶嘿
下一张要开启轰的身世之谜了!
心灵鸡汤时间到!
至于为什么冬美会找绿谷帮忙呢?因为绿谷是中学生,看起来比较亲切。


评论(4)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