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旦木

初三狗,日常坑,更新非常不规律,请各位谅解

【all审/魔法使集会paro】第一章【修】&第二章

先前有小天使指出了魔女的错误,因此在略做修改后重发第一章和第二章。
周末双更。

正文↓


(一)

庆应4年,冲田总司死于肺结核。
他的葬礼很简单,参加的人也不多。大多是新选组的成员。
还有他收养的两个孩子,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二)
大和守安定没有哭,加州清光强忍着眼泪。
他抹掉眼角的眼泪,开口声音沙哑:“安定,你不难过吗?”
大和守安定没有看他,独自盯着地面,“怎么会不难过。”他垂下眼帘,“毕竟那么厉害的人。。。突然有一天就不声不响地倒下了。”
“可是眼泪没有用啊。现在冲田君死了,我们怎么办呢?”
冲田总司交友甚多,也树敌量多。他们两个孩子既没有冲田君的血统,也没有遗产的拥有权。即使有人愿意接他们这个烫手山芋,也绝不会过上先前那般的好生活。
当二人为自己的未来发愁时,一个充满笑意的嗓音从身后响起。
“那要不要跟我回家?”

谁!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同时回头,条件反射性地抽出身边的佩刀,刺向来人。那人手指轻巧一夹,刀尖便生生停了下来。
那男子身着华服,身上披着羽绒斗篷。衣袖上绣了盛开的牡丹。色彩极其艳丽,与清光和安定的一身白袍形成强烈反差。
他笑吟吟地看着两个孩子,目光柔和。“是冲田君的孩子吗?长得不太像呢。”
“我们是收养的孩子。”清光警惕地看着他,“你是谁?”
“我啊——名字是三林。算的上是冲田君的朋友吧。。。虽然只有几面之缘。”他收回了手,面上笑意不减。
三林墨色的眼瞳里,安定可以看到金色的火舌跳动。“在欧洲,我们被称为——”

“魔法使。”

(三)
他们是三林带回来的第5批孩子。
瘦弱的幼童蜷缩成小小的一团。三林一只手抱着一个。厚实的斗篷披在身上,两个孩子都睡得很熟。
药研藤四郎接过他的斗篷挂在衣架上,又要伸手去接两个孩子。三林轻轻地摇头,自己带着两个人上了楼。
他把他们放在自己的床上。柔软的天鹅绒被子能让他们睡得更舒适。
三林想直起身,发现自己的衣领被两个孩子紧紧地拽着。
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叹了口气,在他们身边躺下来。长时间集中的精神终于得以放松。三林搂着两个孩子,沉沉地进入梦乡。

(四)
清光醒来的时候,三林已经不在了。他又躺了一会,才推醒安定。两个人一起跑出卧室寻找三林。
两人漫无目的的转了一会。便被一位白色长发的少年拦住了。少年仔细地看了他们一会,才恍然大悟地打了个响指。“你们就应该是新来的孩子吧。我叫小狐丸。”他笑了一下,露出尖尖的犬牙,“是三林大人带回来的第2个孩子。”

(五)
小狐丸很快就把他们带到了三林身边。
三林正在做汤。
小狐丸又笑了一下,颇带有一种邀功的意味,“三林大人,我把他们带来了。”
“嗯。”三林停下了切菜的动作。小狐丸微微低头,三林揉了揉他的头发。他没再穿那身华丽的和服,而是换了一身简单的浴衣。黑色的长发随意地披着。
又有两个男孩蹦蹦跳跳地进了厨房。三林指挥着他们把盛好的汤和其他的菜端走,小狐丸在一边帮忙。
三林给清光和安定拿了盘酥饼。他叮嘱他们不要吃太多,又去忙活煎鱼。
清光拿了一块酥饼没下口,安定已经咬了一大口。
他问安定:“好吃?”
安定嘴里都是酥饼。酥饼有点干,他艰难地吞咽着,点了点头。
清光这才小小地咬了口。甜糯的豆馅和着茉莉的花香,味道的确不差。
他咀嚼着酥饼,目光紧紧地贴在忙碌的三林身上。
三林终于收拾完了碗筷。他转过身,发现安定和清光还是站在那里。
清光盯得他发毛,大和守安定啃酥饼的速度让他发慌。
他眨了眨眼,又换上一副笑脸。他推着两个人出了厨房门,语调甜蜜:“你们应该饿坏了吧。现在正好晚饭时间。你们也可以顺便见见其他兄弟们。”
他观察到安定的欲言又止,“有什么事吗?安定君?”
大和守安定脸有点红:“那个酥饼很好吃。。。。”

三林脸上矜持的笑容绷不住了。
啊,好可爱。

(六)
清光和安定在餐桌上见到了其他人。
清光敏锐地发现,大部分都是少年或者儿童,像是清光这样的小孩子不在少数。
最重要的是,大部分的孩子都相貌绮丽,即使是还未张开的儿童,也能从可爱的面孔上预见将来的俊俏。
清光知道的,很多的大人物都有娈童的癖好。比起妩媚的女子,俊美的少年更能撩起他们的欲望。
他跟随冲田总司已久,对于这种现象屡见不鲜。
大和守安定也知道。

(七)
等所有的人都落座之后,三林向大家介绍了他们。
“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位分别是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从今天起,他们将作为你们的新兄弟生活在这里。大家要好好相处哦。”
“明白了——”“好的。”“新的孩子吗。。。”参差不齐的应答纷纷响起。三林满意地点点头,示意所有人开始吃饭。

(八)
清光原本以为晚饭应该是像之前在冲田君家里一样,枯燥而沉默的。
令他意外的是,这个餐桌并没有遵守所谓的餐桌礼仪。大部分的人都在熙熙攘攘地聊天,看起来较年长的几个人也在和三林交谈,看他们兴奋的神情,谈的估计也不是正事。
大和守安定突然轻轻撞了下清光。
“看起来很和睦呀。。。。”他的声音低低的,语气里有种难以言喻的羡慕。
“你不觉得那位可能是“那种人”吗?”清光同样低声回答。
“我觉得不太像啊。。。反正已经来到这里了,这种事情慢慢观察也行。何况我们无处可去。”
“你啊。。。”清光颇有点恨铁不成钢,但他还没来得及发出抱怨,便被身边人吓了一跳。
“嚯!”身旁的少年突然发出一声大叫,结结实实地吓了他们一跳。
清光很快反应过来,窘迫的满脸通红。大和守安定没太大反应,好奇地盯着他瞧,看的鹤丸心里发慌。
“在说悄悄话吗!”白发的少年毫不介意地笑起来,丝毫没有愧疚之意。他眯着一双漂亮的金眼睛,假装做出一副赔罪的姿态来。“吓到你们了?抱歉抱歉,但是,人生总得有些惊吓才叫有趣!与其在那里说些悄悄话,不如跟我们一起来聊天。大家正在讨论后天出游的事情呢!”
“啊。”他补充道,“我叫鹤丸国永。”

(九)
晚饭出人意料地美味,饶是清光想做出一副矜持的姿态,也经不住美食的诱惑。三林在长桌的一头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慈母般的笑容让清光瘆的慌。
晚饭的时间是一个小时。等所有人都停止进食后,三林才轻轻挥了挥手,紧接着,清光便惊奇地看到所有的盘子和食物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出现在餐桌上的,是一杯杯绿茶和一盘盘小份的牡丹饼。
安定看向三林的眼光里带上了崇拜。
在大家享用甜点的时候,三林絮絮叨叨地布置了所有人明天的职务。
“。。。。。。烛台切和小狐丸负责耕作,以及藤四郎兄弟们将花园里的草药收起来,名单我会交给药研的。”三林放下手里的清单,若有所思地磨蹭着下巴,“不,不,药研你明天带清光和安定在本丸里逛逛,让他们知道一下这里的规则还有其他小事。草药的是由一期来负责。”
“好的,三林大人。”药研点点头。
“那就这样吧。清光你们今晚和。。和泉守他们一起睡吧。”
“没问题!”和泉守兼定自认帅气地一摆头发,坐在他身边的崛川崇拜地看着他,绿眼睛星光闪闪。
“然后采购的话。。。喂!鹤丸!不要老是往长谷部嘴里塞牡丹饼!牡丹饼做那么大是为了让你们咬着方便,不是为了一口塞!”
“哈哈哈哈哈三林你看他!”鹤丸笑到飞起来,“哈哈哈哈哈!”
长谷部被牡丹饼噎得脸色通红,他艰难地咀嚼,从牙缝里挤出音节求救,“o。。”
“哦!”鹤丸不解。
“给我个大的?”一期善解人意地猜测。
“哦~”鹤丸恍然大悟,长谷部已经要翻白眼了。
“应该是给我茶吧!”三林对他们怒目而视,“怎么什么东西都想往长谷部嘴里塞?长谷部,张嘴。”他命令道。
长谷部听话地张嘴。他很快感受到难受的感觉消失了。黏牙的糯米化成了一滩水,被轻而易举地咽了下去。
“真是。。。”三林头疼的扶着脑袋,“正事都忘了。。。长谷部和小狐丸明天和我去集市采购,清光和安定也一块去。大家有想要的东西就记下来,明天给我纸条。”
“最后。”他补充,“清光和安定来我房间。”

(十)
果然如此。
清光愤愤不平,原本以为是个好人,结果是个对他们感性趣的变态。
他和安定木然地坐在椅子上。表面面无表情,心里是惊涛骇浪。
三林解了他们的衣服,然后拿出了皮尺。

莫非是那种性癖?清光忐忑不安地猜测。他觉得自己受不了那种情趣。

三林拿着那把能自动弯曲的皮尺,从头到尾,完完整整地把他们量了一遍。表情刚正不阿,像是医生在做例行检查。

?

三林收起尺子,记录下数据,。他盯了数据一会,忧心忡忡地皱起了脸“你们的身体在这个年龄偏瘦啊。必须得补充营养才可以。明天给你们加餐吧。”

???

————————————————

(九)的梗出自刀剑乱舞舞台剧。整个梗都很好笑,除了牡丹饼,还有鲷鱼烧,棉花糖,猪肉包子等。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
最后说一句,琳琳太可爱了,长腿部一级棒。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