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旦木

初三狗,日常坑,更新非常不规律,请各位谅解

【终将飘落的樱花雨番外一】刀剑幼儿园


因为不想写正文,所以写了番外。
希望大家喜欢

正文↓

【一】

三林空在大学毕业后,决定遵从内心的选择,不顾朋友的劝阻,毅然决然地成为了一名幼师。
通过住在日本朋友的介绍,三林顺利地得到了一个面试机会,成为了刀剑幼儿园本丸班的生活老师。
而今天,是他任职幼师的第20年!能一直富有激情地干一项工作真是十分不容易呢。不仅要做到教训小孩子还不能把他们弄哭,还要应付喋喋不休的家长们。
多亏当初被金钱所迷惑而留了下来啊,三林愉快地眯着眼,现在不仅提高了薪水,还因为是元老级教师享有特殊假期,真令人庆幸当初自己的选择呢。
说起来,在自己漫长的教学生涯中,有一个班级印象颇深。大概是第五届的本丸班吧。。。。。当时整个班级的颜值高到连自己都嫉妒了。现在想起来,跟那群孩子相处的每一幕都记忆犹新。

【二】

三日月宗近是整个班里最漂亮的孩子,也是三条小组的组长。
白嫩的脸蛋水灵得令人想咬一口,睫毛又密又长,最吸引人的是那双蓝色的眼睛。像是夜空般深沉的蓝色,瞳孔之中一轮金色弯月,衬得他整个人都温柔起来。
这个孩子本身也很和善。总是笑呵呵的,性格温吞地像个老爷爷。
三日月总是会很懂事地在其他小朋友疯玩的时候帮焦头烂额的三林收拾东西,有时候三林会感到过意不去,向三日月表示他可以不用做这件事。三日月也总是笑呵呵道:“老师的话不用在意我,如果真的想感谢我的话,”他调皮般的点点脸颊,“就亲亲三日月吧!”

【三】

太郎和次郎是一对兄弟。虽说是兄弟,各种意义上两个人完全没有一点相似的影子。太郎沉稳寡言少语,次郎活泼又豪爽。
就一般而言,太郎跟三林更亲近一点。他总是缠着三林给他花上眼角红色的花纹,或者是趴在三林身上睡觉。
太郎更含蓄一些。他只会在三林抱着次郎的时候默默靠过来看着,或者是轻轻靠在三林身上,等着三林把他楼进来。
在三林不开心的时候,兄弟俩会一起围上来,次郎会抱着三林的胳膊不住摇晃,用甜甜的声音说:“老师不要不开心呀~次郎喜欢老师笑的样子~笑一个嘛~”
太郎趴在三林的背上,小心翼翼地努力圈住三林,用清亮的嗓音轻声安慰:“老师是个很好的人。。。一定能得到神明的庇佑的。。。。即使无法为老师做任何的事。。。我也希望老师能够与我分享心事。。。。至少。。。请让我知道你的痛苦。”

【四】

班里有个孩子叫小狐丸。总是自称“小狐”。非常喜欢吃油豆腐。
小狐丸的毛在睡完午觉后总会乱蓬蓬地团起来。这时候他就会拿一把小梳子哒哒地跑过来,趴在三林的膝盖上让三林帮他梳理。
三林摸着他已经变得顺滑的毛,笑着说:“小狐丸真的好像一只小狐狸呐。”
“可以呀。”小狐丸闭着眼睛一脸惬意,“小狐丸愿意做老师的小狐狸。就像《小王子》里一样。”

       “老师愿意付出爱来驯养小狐丸吗?”

【五】

压切长谷部是个很成熟的孩子,但很多时候却总是因为太成熟对一些事太在意而哭鼻子。
长谷部在刚加入本丸班的时候怕生又害羞。除了三林几乎不愿意和别的孩子交流。
三林鼓励他和其他孩子一起玩,长谷部会苦起脸来,用一种伤心欲绝的表情抽抽搭搭地哭泣,一边用小手努力地擦干眼泪,一边用软糯的童音说;“我,我会努力的呀。。。。。老师千万不要讨厌我。。。。。长谷部是听老师话的乖孩子。。。。老师不要不喜欢我。。。。。”

【六】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是形影不离的好友,二人都由冲田总司先生收养。俩人的感情真的非常好,有时候午觉也会睡在一张床上。
大和守安定扎着乱糟糟地马尾,是个很温和的孩子,脾气却是意外的硬气。但也会跑到三林身边软软地撒娇。
三林调笑他:“我和清光之间,安定最喜欢谁啊?”
大和守安定会犹豫一阵子,然后牵着他的手轻轻的摇晃:“。。。。三林老师”
“清光听到会生气的哟!?”
“不会的,”大和守安定笃定地回答,“因为清光也这么想。”

【七】

值得一提的是,二人虽然都留着长发,清光却比安定更追求漂亮的外表。
指甲油和睫毛膏,女孩子常用的化妆品经常会出现在他身上。
有一次他被鹤丸恶作剧泼了一身的颜料。三林把他领到宿舍里配备的浴室里洗干净身体。
在洗澡的时候,清光总是遮遮掩掩地,似乎是不想让三林看到裸露的身体。
三林有点好笑的捏了捏他的脸:“害羞什么呐?”
清光红着脸,努力的用毛巾遮住身体:“最近。。。长胖了几斤。”
三林几乎要笑出声来:“所以?”
清光低下头,小声回答:“因为是老师,所以一定要在您的面前展现最漂亮的样子才行。”
    “漂亮的话,是不是就能有机会被您疼爱呢?”

——————to be continued————



【刀剑乱舞all审】终将飘落的樱花雨

食用须知:
1.本文所写为暗黑本丸,在后期会转为正常画风
2.后期会有暴力描写,不适者慎入
3.人物不属于我,所以出现ooc请谅解
    祝您食用愉快☆

就相性而言,整个本丸和三林最爱好相近的莫非是歌仙兼定了。
歌仙对于风雅有蜜汁追求,而三林对于华丽也有奇怪的爱好。
甚至小狐丸曾经断言,如果他俩凑到一起,绝对是天造地设式的祸害人间。

但事实是完全相反的。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姓男子透露说:“俺可是亲眼看见歌仙和主公吵架呢!   哇——    吵的老狠了!主公大人当时恨不得把旁边的花瓶砸歌仙脸上呢。俺都看他把手伸向花瓶好几次了!”
而他同旁鸣狐、宗三等吃瓜群众纷纷表示同意。

平静的早晨,朝阳升起,露珠滑落,一切都显得如此静谧美好。
直至一阵激烈的争吵爆发。
三林来势汹汹,抛弃了以往温和如玉的形象:“王八羔子的!老子从小长这么大都没人说过老子娘!就你这样gay里gay气的还有脸说我!你还当不当我是你主公啊?啊?”
歌仙冷笑:“在下追求的是风雅!什么给。。。。给里给气的?就你那样还不说是娘?衣服带这么多花就算了,那可是女式和服啊主公大人!我想您也不是不知道吧!?”
三林:“还不是因为你们男士和服丑?!”
歌仙勃然大怒:“男士和服怎么会丑?!是主公穿得不好看罢了!”
门外的鸣狐默默站在门外,思考着到底是肚子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几经考量,鸣狐还是决定离开。不料他刚伸出一只脚,三林的声音就传来了:“站门口听那么久还想走?给我进来!”
鸣狐动作一僵,随后硬着头皮进了厨房。
三林大手一挥:“说!你觉得到底是谁对?”
沉默半晌,鸣狐决定继续一贯的沉默来应对。
连他肩膀上的小狐狸也不说话。

三林深呼吸了几次,脸上又摆上了熟悉的微笑,声音柔和道:“乖。说谁都没关系。按你的想法说。”见鸣狐不说话,又加上了筹码:“说得好的话,我会做你想吃的。什么都可以。”
闻言鸣狐身体一震,又是半晌沉默后在二人期待的目光中开了口:“主公大人。。。。。嗯。”
这下歌仙不开心了:“鸣狐!之前本丸一直是我做的饭!”
三林得意洋洋地把鸣狐护到身后:“现在是我做饭。何况人家说的是实话,别为难群众。”
继而便哼着歌去做早膳了。
徒留尴尬的鸣狐和对他怒目而视的歌仙兼定。

然而审神者和刀剑男士审美的战争还在继续。

歌仙对于鸣狐为了胃而背弃了兄弟情义的感到不齿,为了彻底向审神者证明自己的品味才是真正动物风雅,歌仙在本丸里拉帮结派,加上三林的顺水推舟,本丸里的刀剑分裂成了两派:支持歌仙的和支持三林的。

三林对此不可置否,却也不做回应。依旧是每天悠闲地喝茶看书,指挥着刀剑出阵。只是私下偷偷寄了一封信,又偷偷藏起了一个盒子。

悠闲的下午,三林正在和宗三喝茶。
今天的茶点是三林手制的樱花和果子。淡粉色的面团被捏成樱花的形状,软糯的糯米皮下是红豆和樱花瓣混合成的馅心。红豆的香甜混合着清甜的花香,甜度略高,口感绵软。佐以微苦的抹茶,让整个人都变得舒适了起来。
慢慢咀嚼着酥软的果子,宗三开口:“主公大人,您。。。。。对于小夜是什么看法呢?”
三林略微沉思半晌,答道:“小夜的话。。。。。是个很沉默寡言的孩子。跟其他短刀相比,太压抑了。我至今都记得,自我介绍时,他说——”
“‘你,有什么要杀之人吗?’”宗三垂下眼帘,“这是没有办法的。小夜他。。。。几乎一直是被用于复仇和暗杀,如今变成这样。。。。我也没有办法。”
犹豫踌躇一会,宗三抬起手,将耳边一缕碎发挽到耳后,声音转瞬即逝。
“那天晚上。。。。我看到了。主公大人。”
粉色的眼瞳转向三林:“您吻了他。”

“那个孩子,究竟,是对您来说什么样的存在呢?”

——————————————————to be continued











【刀剑乱舞all审】终将飘落的樱花雨

食用须知:
1.本文所写为暗黑本丸,在后期会转为正常画风
2.后期会有暴力描写,不适者慎入
3.人物不属于我,所以出现ooc请谅解
    祝您食用愉快☆
————♬——————————————————————
【注意:前文百歌和三林说的话全都是中文,清光和小夜是听不懂哒】

终于是类似累活地买齐了所有东西,三林跟家具店里的人打好招呼让他们明天送过来。一切办妥后,已是近黄昏,三人倒也不急,一起慢慢悠悠的往回走。

也许是受不了沉默的范围,小夜先发话了:“主公。”

“嗯?”三林扭过头来看他。

“我们路上遇到的那个女人。。。。主公跟她很熟吗?”

“很熟哦。”三林歪着头想了想,“某种意义上我们算是无血缘的兄妹吧,我基本算看着她长大的。”

清光道:“主公刚刚说的是中文吧。我曾经听冲田大人的客人讲过。”

三林惊喜的拍手:“清光你懂不少嘛!是的呦,是中文。很厉害嘛!”

清光沉默了半晌,问:“主公大人来自中国?”

三林换了一只手那袋子,“嗯。说起来我三年后还要回去呢。”

清光还算温和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阴冷,他向前一步,狠狠抓着三林的手往自己这边扯,二人的脸庞瞬间靠的极近,三林毫不畏惧,直直的看进清光的眼睛。清光压着声音道:“主公大人也要想想前几任主公一样抛下我们吗?”

“眼睛真好看。”三林面色如常,只是牛头不对马嘴地夸了一句。他越过清光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小夜,笑眯眯的开口:“放心,我既然受了你们一声主公,自然不会抛下你们。我可是跟百歌。。。就是那个即使上的女的,说好了的,大会上要带你们去给我撑场子呢。”

“撑场子?”小夜疑惑道。

“对,到时候就指望着你们啊。我的位子保不保的下来就指望你们了。你们可得争气点”

清光闻言,表情又缓和下来,仍是以小孩子般任性的口吻说:“我不管,但是主公大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抛弃我们了。”

三林拍了拍他的头“淘气。别老说抛弃抛弃,搞我的跟个渣男似的。放心,我是个负责的人,搞上了就会负责的。”

清光最后还是放开了他,因为再不放开就来不及回家了。三人一路小跑,终于是在天全黑前到了家。本丸门口,烛台切光忠斜靠在门框上,看着是等了一些时候了,见他们过来,便接过三林手中的袋子,直接进了本丸。

三林愣了一下,也要跟着进去。小夜伸手拉了下三林的袖脚。三林防不胜防,被拉了一个踉跄,

小夜小声的问他:“真的?”

三林有点蒙:“什么?”

小夜不说话了

三林想了想,想起了清光的话,他揉了揉小夜的头发,弯下腰小声对小夜说:“我说到做到。”

他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轻轻吻了一下小夜的脸颊,满意的看着小夜的脸染上红色,他捧着小夜的脸,郑重的许下一个承诺:“我不会抛弃你们的。”

——————————————————————————————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情有点复杂,大家会不会觉得这样太细致的描写有点慢?

【刀剑乱舞all审】终将飘落的樱花雨

食用须知:
1.本文所写为暗黑本丸,在后期会转为正常画风
2.后期会有暴力描写,不适者慎入
3.人物不属于我,所以出现ooc请谅解
    祝您食用愉快☆
————♬——————————————————————

       也不知是不是那件漂亮的和服戳中了清光的小心思,还是自己是唯一见过清光哭那么惨,被当成了专属的好闺蜜,清光自从那一晚后对三林愣是粘的不行。虽然没到人家家里正常的清光一样会叽叽喳喳的聊天,但他总是会用一种特别专注的眼神盯着三林看,到哪都跟着。被抓包了也是理直气壮,只是会微微低下头,像个小媳妇一样红着耳朵,看的三林真是又恼又笑。

       三林琢磨着要再出次门,因为他看家里的家具有谜一般的不顺眼之感。明明是正常的家具,却总是让人感觉灰蒙蒙的,好像是从未清洗过【实际上真相了】,盯久了看好像还能看到一层黑气,激的三林一身鸡皮疙瘩。

         一听到要出门,已经开始对三林逐渐亲近的短刀们便按耐不住了,纷纷要求要去。不意外的是,清光也表态要去,三林自知坳不过他,只好尝试和他讲讲道理:“你看,家里这么多短刀也想去,清光你也要让机会给弟弟们啊,而且你上次也去过了,让他们也透透气呗。”

“      不要。”清光面无表情地一口回绝,“我要去。”

     说罢便安静不说一字了,只是一直用他那双清透的红瞳盯着三林的眼睛看。三林受不住他的眼神,对视没过一会就感觉面颊发烫,无奈,只好假意揉了揉脸颊,答应了清光。

       最后带出门的是清光和小夜左文字。后者是因为三林看到一群吵吵闹闹的短刀内沉默不语的小夜异常显眼,才决定选这个孩子出来开心一下。
    
        集市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三人按安排依次去买所要的家具。值得一提的是,三林还在买凉席的时候碰到了熟人。

        “阿空!”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三人朝音源看去,只见得是一名身穿深蓝汉服的女性:“你怎么在这?”

        三林不直接回答,只是嘿嘿笑了几声,反问道:“百歌你才是,怎么在这里呢?”

        百歌面露困惑之情:“我只是奉师祖的命令来取点东西。倒是你,”她狐疑地看了看小夜和清光,“这两位是怎么回事?”

    三林:“这不好解释,所以我就不解释了。”

     百歌:“。。。。先不说这个了,您到是赶紧回来啊,最近宗门有大事。您倒是告诉我,是因为何故才选择离开宗门到这来的?”

    三林一脸淡定从容:“因为我在这里啊.”

    百歌没话说了:“。。。。。很强”


    直到离别之时,百歌仍拉着三林的手叮嘱:“我不管,三年之内一定要回来,你再不回来就要被顶啦。孟泽为了你这尸素可是废了不少心思呢,头发都白了不少。”

     三林依旧是笑眯眯的:“这话就不对了,老孟天生白发,你说他黑了几根头发还差不多。不过放心,三年内会回去的。我到时候还有一大票人给我们撑场子呢。保证又有气势又帅。

   百歌:“听着不错。那人呢?”

    三林:“还在调教。”

     百歌:“。。。。。。”

——————————————————————————
下面卡着,明天再更

【刀剑乱舞all男审】终将飘落的樱花雨

食用须知:
1.本文所写为暗黑本丸,在后期会转为正常画风
2.后期会有暴力描写,不适者慎入
3.人物不属于我,所以出现ooc请谅解
    祝您食用愉快☆
———————————————————————————

“于是你就这么带他回来了?”小狐丸懒懒的靠在门框上,“能这么让你信任的人可真是少见啊。”
“并不是信任。”乱拖着受伤的胳膊小心翼翼地包扎,“我和他打了一场”他把纱布缠绕在胳膊上,“如你所见,我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点灵力”他猛的把纱布勒紧,“可不知道为什么”用纱布打了一个蝴蝶结。波澜不惊的眼眸转向小狐丸,“结果就是如你所见。”
“这么听来某种意义上也蛮有趣嘛。要知道,自从女性审神者大幅增加开始,就鲜少有审神者是能亲自上战场了呢。更何况,”小狐丸轻轻笑了一声,“还是个亲自来到暗黑本丸的男♂审神者呢。”

“原来如此,我大概明白了”压切长谷部放下了手中的卷轴,径直看向坐在对面的三林,“看来您的确是新一任审神者没错了,欢迎您的到来。我是压切长谷部。”
“唔。”三林点点头。他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长谷部,用一种混合了惊奇和兴奋的声音开口:“不论怎么说都是好神奇啊!我见过这么多山静鬼怪化成人,刀剑能变成这样也真的是第一次见呢!这么说来,你们是属于付丧神对吧?!啊——不知道为什么好开心呢——”
无视掉三林的喋喋不休,压切长谷部打算直接起身离开,还未跨出门框,就被三林拽住了衣摆。他不耐烦的回头,“还有什么事吗?”
“呐——”三林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你还没向我介绍过别的刀呢,这么走掉不觉得太不负责吗?然后啊——”故意拉长了音调,“那个孩子,我记得叫乱,乱藤四郎的那个,发生了什么事吗?总感觉——”
                      “好像死去了一般呢。”
长谷部猛的顿住了,他直接转过身子,狠狠地拍掉了三林的手,声音冰冷的说:“这里的一切都如你所见,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如果您不喜欢的话,可以在各位杀死你前离开。另外,”他缓缓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我在此重新向你介绍,欢迎来到暗黑本丸,主♂公♂大人。”
“现在。”他走出房间,“我会带领您熟悉本丸,同时也像您好好介绍一下我们。请跟我来吧,主公大人。”
三林收回黏在长谷部脸上的视线,起身拍了拍和服上压到的灰尘,带着遗憾开口说:“明明长着这么好看的一张脸,露出刚刚那种反派特有的表情真是浪费啊。不过放心,”他露出一种自信满满的表情来,“我会让这里重新明亮起来的。毕竟啊——”
一个大大的笑容在三林脸上展开:“这才是我来到这里的根本原因哟~☆”
———————————————————————————
非常感谢各位的喜欢
如果不建议的话,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提出意见和感受,那样我会十分高兴😃😃😃